纯纯欲动

<K莫>食全食美(3)

微笑宇光:

链接:食全食美第一章


           食全食美第二章


……我觉得可以暂时改名叫深夜食堂……




==========================


小胡同新晋为郝眉的常驻地点,每日下班后都会前来打卡。从那口简易炉灶上烹饪出来的小食,没有一次不能给他惊喜。甜香软腻的糯米藕,酸爽麻辣的羊血米线,浓郁芬芳的杏仁茶……郝眉脸皮在食物面前似堵墙,自打他那次成功要来电话号码后,就开始了浑然不觉的“骚扰”生涯。


 


“嘿!大哥!今天晚上做什么?”


“……爆肚。”


“好哎!”


 


“大哥,今天晚上会吃啥?”


“……煮鱼丸。”


“你做的鱼丸肯定棒!”


 


“大哥,今天呢?”


“……溜黄菜。”


“哇!有些年没吃这东西了!”


 


“大哥,今天是啥好吃的?”


“……馄饨。”


“唔……”


“……你想吃什么?”


“哎呀!我想吃馅饼了。干嘴,啊不,蘸着醋吃……嘿嘿……”


“好。”


 


于是现在,郝眉坐在其中一张小木桌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摊主手执木铲,在电饼铛上熟练地翻铲,此时空气中隐约的肉香已是弥漫开来……


他嘴微微开着,仔细瞧的话还时不时能看到喉头的略一滚动……


呜……是的,他馋了。


怎么还没好啊!


郝眉心中在咆哮。


 


当位居盘中,热气蒸腾的两片被端上桌面时,郝眉的瞳孔已经开始放红光了。


“慢点。”


原本已经转身往回走的人看到那双不管不顾伸出的爪子下意识就出言提醒,等回神过来发现自己的手正好握在他的手腕。


看着对面人圆溜溜的眼睛,他愣了一秒,拿了他一叠纸巾,随后道。


“小心烫。”


 


郝眉接过,点头如啄米。


 


确实是烫手。即便隔着纸巾,依旧有些拿不住。不过这馅饼很有意思,面皮与平常不同,是淡绿色的,鼻子上前去嗅,发觉除了内里的肉香,还有一层是淡淡的清香,就是从这面皮里传出的,两者相辅相成,格外诱人。郝眉猜测,这老板和面之时,定是混了某种菜汁进去,不过具体是什么还得试了才知道。馅饼的火候简直可以说不多一秒,不少一分,毕竟饼皮光从肉眼和手感上就能估量出必定是焦脆可口,原本应再稍等等,可舌头由嘴不由心,它已如箭上之弦,一刻都缓不得了。


 


郝眉捏住馅饼两边,手上快速用力,饼皮裂开,原本还因饼面包裹的香气,“腾”地一下就喷发出来,气势汹汹地扑入鼻腔。


郝眉觉得自己差点晕了。


他边吹着气,蘸了醋,小心又迫不及待地将饼往里送。


 


这是用主材猪五花搅成肉泥做的馅料,肉多料足,肥瘦均匀,入口之刻糜烂的肉香从舌尖瞬间传至舌根,在整个口腔里悠长地回荡,里面还和了鸡蛋,切得细碎的细粉和一点点虾皮,因此也格外的鲜。面皮咬下去时,能听到自牙齿传声过去的脆响,带着微焦的酥香。而最最重要的是,肉馅里还混着一种菜类,分量不多不少,恰好中和猪肉的腻,且融在馅料里那么久,居然还能保持些微的脆,嚼起来略带咯吱的韧劲。


仔细辨识,应是与面皮中和的清香一致。


 


郝眉泪眼汪汪汪:


“呜呜呜,这是啥饼?”


“肉饼。”


“我知道是肉饼啦!可是……”郝眉腮帮子鼓成一团,“你加了什么?”


两个都是对吃研究深的人,自然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


“豆叶。”


“……啊?”听见答案的郝眉略有吃惊,顿了片刻才恍然大悟,挂不得他没品出来,竟然是豆叶。


豆叶其实是能入菜的,不过现在鲜少有人做了,即使有一般也都是做汤羹,可没想到居然被这摊主另辟蹊径加到肉馅里,真是……真是……


郝眉不知道怎么形容了,愤于自己突然匮乏的词汇,一怒之下连吃5个……


 


 


“美人师兄,你胖了~”


“眉哥,你是不是长肉了?”


“眉少,最近这脸更圆润了啊!”


这段日子,郝眉在致一全方位多角度地听到来自众人的关心调侃。不过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对着镜子摸了摸他的双下巴,叹道:


“胖是食物的馈赠,肥是美味的救赎!”


遭到众人一致白眼。


“不过眉哥,你好久没在我们耳边这么磨了啊,天天跟我们说这个怎么怎么好吃那个怎么怎么好吃。”


“对啊对啊,上次这样我记得还是几年前“饕食”美食大赛上……那道,那道什么卷……”


“里脊瓜丝卷!那可是潜藏的冠军之作好吗?!咱市可是人才济济,大厨只多不少,能在咱市的预赛中脱颖而出拿到冠军……啧啧啧,你们没吃是不知道滋味!现在想想还回味无穷……若不是那人只留了个大名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根本联系不上,甚至不知道他长什么样,那界冠军还指不定是谁呢!”


“对对对!就那个!就那个什么猪肉瓜卷,当年你在我们耳根子低下足足念叨了三个多月啊!三个月!还一直说什么要能见见本人就好了,怎么,现在终于移情别恋了啊。”


“那是哥我人品好,总能碰到心仪的菜……唉,不过像你们吧,碰到也没用。一个个猪八戒吞人参果,管饱就行。”


“嘿!你欠揍是不是?!”愚公猴子酒作势开打。


 


三人架势刚摆好,老三径直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厚厚的一叠资料。


“看来大家很有兴致,不如开个会。”


“OH,NO!”


一阵哀嚎过后,办公桌上一个个挺拔的身影。


“为大家带来个好消息。”肖奈清俊的面容上带着抹微笑,“尤其是你,郝眉。”


 


郝眉是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的,他觉得他之后的三个月要完了,说是地狱般的生活,可能都不为过。


面朝下陷入柔软的床垫,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


“老三那个恶魔。”


他咬着被子去敲自己的脑袋,怎么前一段时间就没发现肖奈不怀好意的眼神呢?!


 


今天办公桌上,肖奈公布的消息不可谓不大。


他竟然与国内美食协会敲定了全国性的美食交流会,而这会,将由致一全权承办。


时间,三个月后……


 


哎呦!郝眉脑仁疼。


他愤愤老三在会上皮笑肉不笑的阴暗表情。


“加油,你可以的!”


“可以个鬼!老三!你可不能这么玩我啊!这又不是市级的,还不是省级的,是全国性的!还是第一次!还是三个月!我不干啊我不干!”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我吃你什么了!?”


“天府国。”


郝眉瞬间石化。好嘛!合着早有预谋,在这等着他呢!


“……我还你一顿不行么!?”


“我这里利息比较高,一顿,可能不够。”


“老三你可真是吸血鬼!”


“过奖,鬼之一字你已经用来描述过我了。”


“……”


 


就这样,作为首席操刀手的郝眉稀里糊涂赶鸭子上架接手了这项任务。致一内部也是火力全开,其他部门除了一些必要人员,其余的都分配给郝眉调遣。艰巨又光荣的任务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毕竟这次的活动一旦成功,致一绝对会在业内拥有绝对性的一席之地。


 


郝眉虽然嘴上抱怨,心中却是一团火焰。美食是他的热爱,因此这活动,不仅为了致一,实际上也是他自己的梦想。梦想在自己手中孕育的感觉,着实奇妙。虽然累,但有激情。而且小打小闹绝对不是肖奈的本意,更不是他自己的本意,既然做就要做得漂亮,就要一举成名,这才是他们的目的。


 


策划很快出炉,所有人员在肖奈郝眉安排下井井有条完成自己分配的任务。郝眉肖奈愚公猴子酒看着方案分分达成一致看法。


其余都好办,最关键的节点,是人。


没错,既然是美食交流,自然要有人,而且得是重要的人,有名的人。


 


这就不甚容易了。毕竟是新兴的活动,致一有什么样的资本,可以邀请到全国各地知名的大厨和美食家一同参与呢?


几人决定以点带面,先从本市作为突破口,紧接着是本省,最后再一步步吸引其他省份人员。


这项工作,郝眉承担了大部分压力。


毕竟他是在美食界较有知名度的美食博主,再加上一张话痨嘴,或许很容易把人说动……


不怀好意的眼睛由一双加至三双时,郝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然而事实上进展并不如所想顺利。许多人都是郝眉亲自发邮件打电话邀请,甚至面谈,但是大部分都婉言拒绝,客气的,还打哈哈回复他再考虑一下,不客气的,直接就让他吃了闭门羹。


 


郝眉很郁闷,本来一贯坐在木桌上就扬起的嘴角都耷拉下来。


 


摊主看着今晚已经叹了第五次气的郝眉,轻轻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怎么?不开心啊?”


发呆的郝眉回神,看到旁边的男人,勉强笑了一下,而后又悠悠地呼了口气。


“唉,也不是,就是累。”


他用勺子往嘴里送了口碗中的核桃酪,略微咂嘴,突然就展颜了。


“老板,你是不是往这里面下药了啊!”又喝了一口,眉眼里的烦躁终于又淡去了几分,“吃了你做的东西就莫名开心呢!”


摊主两手交叉,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这核桃酪,是他特意做的。


最近郝眉到他的摊子,都是一副疲累的模样,吃东西都没以前香了。于是他今日特意起了个大早,将从灵宝讨来的红枣用水泡上,泡至肿大后再亲自一个个刮皮取肉。白米也是昨晚便泡好,用着棒槌捣得稀烂,拧出米浆留在碗里。核桃是纸皮核桃,捣碎,同米浆,枣泥一起放置薄铫里熬煮,粘稠浆糊,颜色呈紫,枣香,核桃香交织相错。他特意尝了后,觉得满意了,冰镇起来,留给郝眉。


 


食物,是能改变人的心情的。

当见到郝眉这些天许久未见的明朗,他自己也勾起了隐而不露的愉悦。